kying

[Dunkirk][Collins/Peter]去追求对象家里,遇到他的哥哥从中作梗怎么办

萧昱然🐤:

Peter哥哥未死亡前提的欢乐故事,甜糖。
哥哥名为Steve Dawson。

灵感来自我们可爱的群聊。



*

Collins怎么也没想到,当他再次在韦茅斯的土地上着陆时,来给他开门的人会是Peter的哥哥,那位驾驶飓风战斗机的同僚Steve Dawson。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韦茅斯了。距离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皇家空军虽有编制在身导致飞行员们无法结束兵役,但至少比过去有了更多自由时间。Collins把这些时间拼拼凑凑,攒出了无数个前去韦茅斯的愉快假期。或者可以更确切地说,是一次又一次的,目的明确的Dawson家之行。

没错,他的目的非常简单:感谢老Dawson先生曾经的救命之恩,然后陪陪他的小Dawson,尽管他还没有追求成功。但他忘了Peter的哥哥也会有轮休,也忘了他们随时有可能遇见。这个概率在整个英国皇家空军基地里都不算太常见——他们一个在喷火战斗机的编队中训练,另一个则在飓风服役,偶尔在宿舍楼下的转弯碰见了,也仅仅打个招呼而已。更何况两支部队的轮休假期安排应该是错开来的,这也是Collins在此次之前都能放心大胆来到韦茅斯的原因之一。

因此,在拿着礼物敲开Dawson家的大门的那一刻,Collins面对着自己的同僚,涌现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

“你好。”Steve Dawson说,“没想到还能在假期里碰见你,太巧了。”

Steve说这些话的时候,那双与Peter如出一辙的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Collins,每个字母像是从牙齿和嘴唇中翁动出来一样勉强。他的笑容也是如此。这让后者有一瞬间的不自在。

Steve肯定知道什么。Collins想,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像在防偷羊的贼。

Collins把那种尴尬掩藏起来,然后从善如流地和Steve握手打招呼,两人都微笑着看着对方,紧接着,又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仅与对方接触一瞬间就红了的手。Steve转身往屋里走,招呼他“千里迢迢之外赶来的同僚”快点进来,而Collins在他身后,在他看不见的视野盲区里,呲牙咧嘴地甩了甩被捏得泛红的手。

Steve那双手力气大得甚至想让他骂脏话。他怀疑这双手扣动扳机时,能在五秒内把敌机轰成渣。

然而Peter Dawson对此却一无所知。他从楼上跑下来,在看见Collins的一瞬间,他的蓝眼睛都散发出了不一样的光。

“下午好,Collins!”他跳下最后一级台阶,愉快地和Collins拥抱。他在Collins身旁绕圈,帮他拿行李,替他摘下羊毛围巾挂在衣架上。像只忙碌又快乐的小夜莺。

“你没在信里提起过你今天要来。”Peter说。

“惊喜当然不能提前告知。”

Collins摸了摸Peter那头柔软的金发,不禁感慨即使到了二十二岁,他的小玫瑰还是这么可爱,这么,这么,这么的让他喜欢。

“但这样我就不能去火车站接你了。毕竟每次你来韦茅斯的时间都很短,我真不想浪费一丁点儿时间。”Peter稍稍埋怨,又很快露出笑容,“不过今天来也很好,我每天都很期待你能来,而且今天哥哥也在。他比你早五个小时,没准儿下次你们可以搭同一班火车一起回来呢。”

真那样的话,我猜他会在火车行驶到一半的时候把我踢下去。Collins想。他往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Steve Dawson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份韦茅斯先锋报,在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后抬起头来,右手食指在颈间比划一下,给他一个抹脖子的表情。

他可能真的会杀了我。Collins在心里叹了口气,但Peter却在此时握住了他的手,那种温暖一下便驱散了Collins心头的愁绪,然后刻下了一句激昂澎湃的“死就死吧,RAF从不怕死”。

此时Peter还没察觉到两位飞行员之间涌动的暗流,他拉着Collins走进客厅,在哥哥面前停下脚步。“Steve,别看报纸了。”Peter高声道。他踢了踢哥哥的小腿,抽走报纸,试图让Steve注意自己到自己和Collins,“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Collins——”

“喷火战斗机编制的飞行员,Collins中尉,上次你用空中特技击中了我们飓风的分数靶,你的教官罚你扫了一个月的操场。”Steve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双手抱在胸前,“Peter,我比你更要熟悉他。你只不过是把他从海里捞上来,给他喝了杯茶而已。”

“没错,的确如此,我和你讲了无数次的桥段了,关于我们之间的相遇。但……Collins,你击中了飓风的分数靶?”Peter有些吃惊,“你们的训练场地不是离得很远吗?你在训练期间飞到那里?”

——Peter的重点显然不对,但他巧妙地帮Collins化解尴尬,免得他丢了面子。Collins对此颇为感激,冲他眨眨眼,并决定对Steve展开一场男人的反击战。

“技术部给喷火战斗机做了一些调整,加强了机动性。我觉得我应该把这种效果表现出来,于是绕去了飓风的训练场。”Collins微笑着,“没想到会凑巧击中了他们的靶子,那天他们的飞行员还没有一次击中过目标呢。”

这下Steve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了。

“你是觉得我们的飞行员水平不好?”Steve放下手臂,揉着自己的指关节,讽刺道,“我们需要的是稳定的飞行技术,而不是会在空中玩儿杂耍的。”

“但我击中了目标。”Collins说。

“那是杂耍。”Steve说,“没有任何人会认同你乱飞的想法。”

“但我击中了目标。”Collins耸耸肩膀。

“……你那只是凑巧!”Steve抬高了声音。

“但我击中了目标。”Collins冷静道。

“……”

Steve戛然而止。这场短暂而无意义的对话,让他终于发现他的同僚其实是个表面绅士内心无赖的人,而他最爱的弟弟居然爱上这种表里不一的男人,糟糕的情绪令他咬牙切齿。

Peter喜欢Collins,这是他和弟弟的秘密——Peter在十八岁生日的晚上喝多了,抱着哥哥的胳膊小声喊着“Collins先生”,怎么叫也不肯松手——虽然他到现在也不肯承认自己做了这样的蠢事。

好在这一切是他抱Peter回房间睡觉时才发生的,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完美。Steve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否看出了些端倪,毕竟Peter在谈到Collins时表现得太雀跃了——但,最好不要被知道,否则如果他美满的家庭因为这些情情爱爱而闹出些矛盾,他饶不了Collins的。

“Peter,爸爸什么时候回来?”Steve挪开视线,试图让“恼人的同僚”离开自己的视野范围,“和妈妈说声早点开饭,做些苏格兰菜肴,我迫不及待要和Collins中尉一起共进晚餐了。我们甚至都没有一起吃过食堂呢。”

“那是因为你看见我就端盘子走。”Collins戳穿了他,以一副无辜的表情——那种Steve看了想揍他的表情。并且认为他就是用这幅英俊的面孔欺骗了自己弟弟的爱情。“空军基地的食堂就那么大,Steve。”

Peter被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呛个十足。他对这种敌意再清楚不过。他想起哥哥怀疑自己对Collins的感情,现在似乎被坐实了,这让他的脸不仅微微泛红:“Steve,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Collins是客人,就算你们同岁,你也该有礼貌。”

“我在和我的同僚好好说话呢,非常有礼貌的那种。邀请他一起吃饭,然后劝劝他认真飞,别再掉进海里或者山林什么的地方。”Steve冷哼一声,带着浅显的笑意,“我可再没有第二个弟弟能拯救他,希望他自己小心。”

“我当然会的。Steve。”Collins看起来还是那么稳重而绅士,风度翩翩,在这个一点就着的火药桶面前保持着自己该有的礼节。

而在Peter看不到的角度,Collins对他的同僚报以了近乎挑衅的微笑。这再次证实了Steve对他表里不一的看法。

“餐桌上见。”他说。





end.
老柯:来啊!RAF的飞行员为了爱情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171)

  1. kying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