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ing

【Dunkirk午安组】[海的女儿AU]Precious

Moonstone:

飞机上倒时差的产物。


 


 


Summary:一个老掉牙的童话故事。


 


Warning:飞行员!Collins X人鱼!Peter。OOC。


 


 


反正他们最后肯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Peter的家在英吉利海峡的海底——他是一条人鱼。他有海藻般柔软的亮丽金发,一双如同被阳光照亮了的海水一样的绿眼睛,还有一条漂亮的红色尾巴,他是这片海域最受欢迎的人鱼,同类们总向他投去爱慕的眼神。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小王子。


 


今天是Peter成年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他被父母允许浮到海面上去看一看,接受满月的祝福,从这一天开始,他便可以自由地来往于深海与海面之间了。他的好朋友George对此十分羡慕,他自己要到明年才满十八岁呢!


 


Peter躺在自己贝壳铺就的大床上,思考着前一天自己的哥哥对他说的话:“当你浮到海面上,一定要离人类的船只远一些。他们会捕捉人鱼,因为他们相信人鱼的眼泪可以为他们带来永恒的生命和无尽的财富。”


 


“可是我们从来不流泪呀?”Peter对此十分不解,人鱼生活在海水里,根本没有流泪的机会。


 


兄长的那句话犹在耳畔:“据说我们有祖先爱上过人类,甚至用自己最宝贵的声音从女巫那里把自己的尾巴变成了一双可以在陆地上行走的腿,她承受着走在刀尖上的剧痛,人类却令她心碎,最后她在晨曦里化为泡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现在天还没有黑,还远不到可以在月光下接受祝福的时候,但是Peter却忍不住想浮到海面上看看了——父母还在午睡,自己的哥哥恐怕正与他的新婚妻子腻在一起。


 


Peter打定了主意,连George也没告诉,就一个人往海面游去。


 


越往上,海水就被阳光照的越亮,荡着金色的波澜,Peter正惊异于这前所未见的美,头顶就传来一阵巨响。


 


有个大家伙砸乱了原本平静的海水,然后很快开始向下沉。


 


看着它投下的阴影,Peter很快发现这个长着一对很大的鳍的东西显然不是一条鱼。


 


Peter开始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了,他在周围转悠了几圈,甚至还上手摸了摸。坚硬且冰凉的触感差点吓了Peter一跳。


 


这家伙下沉的很快,想来重量不小,Peter惊讶地发现,那里面居然有个人类——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但是Peter至少知道这种没有鱼尾也没有鳍耳的生物是什么。他是王子,家庭教师让他读了不少书。


 


那人似乎被困在那个水晶罩子里,一直在用力敲打的罩子,却始终没有成功。他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无力,Peter知道人类是没办法在海水里呼吸的,他快要死了。


 


Peter游上前,用力地将尾巴甩在罩子上,可能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那罩子啪地一下弹开了。但是里面的人已经没了动静,Peter把他拉出来——这不难,毕竟他坐着的那个东西可在一直往下沉呢。


 


Peter将耳朵凑在这个人的胸口,听到了微弱的心跳声。看着这个人类,Peter发现他的头发和温暖的阳光是一样的颜色,Peter突然很想看看他的眼睛是什么样子,便不是将他送上海面,而是亲吻了对方的嘴唇、鼻尖和眼睛——这样这个人类就可以在海水中呼吸和眨眼了。


 


那人咳嗽了几声,睁开了眼睛,那是一种Peter此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颜色,比深海清澈,又比浅海深邃。


 


金发人类虽然瞪大了眼睛,但也没有惊慌失措,他甚至开口向Peter打了招呼,虽然只引起了一阵“咕噜”声和一串泡泡,显然他是没法在水里说话的,但是Peter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在问下午好。


 


Peter笑了笑,向他指了指海面,便和他一起往上游去。


 


当Peter将脑袋探出水面,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形容那双眼睛的颜色,就是他头顶的另一片海洋。


 


“Afternoon,”那人说,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还带着死里逃生的喘息,“Again。”


 


“下午好。”Peter回应道。


 


“谢谢你救了我,我的飞机——”


 


“飞机?”Peter手朝下指了指,“就是那个……已经……”


 


“是的,没错,就是那个。人们开着那玩意儿可以在天上飞。”对方解释道。


 


“天空?”Peter还从未听过这个词。


 


那人指了指头顶:“就是那儿。”


 


“喔,”Peter有些局促,“我以为那是另一片海……我还没有见过……天空。”


 


“另一片海,绝妙的说法,棒极了!”他赞叹道,“那么飞机,就像船,你应该见过船?”


 


对方的笑容让Peter脸红起来:“见过船底算吗?但我知道那是你们人类的交通工具,把你们从一块陆地送到另一块陆地,人鱼不需要这个。”


 


“飞机也是这样,我正开着它周游世界,显然它出了点问题,我的旅行恐怕短时间里没办法完成了……”人类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失落,但他很快打起精神来,“不过至少我还活着,这就够了。谢谢你,人鱼先生。”


 


“Peter,”Peter纠正了他,“我的名字。”


 


“那么谢谢你,Peter。我叫Collins。”


 


一阵悠远的“呜呜”声传来。


 


“噢,运气真不错,一艘船,听起来还不小,至少我不用一直在这儿飘着了。”Collins吹了声口哨。


 


Peter警觉地抖了抖耳朵,“我得走了,Collins,我其实是不被允许游到海面上的。”


 


“好的,那再会了Peter,”Collins游上前,拥抱了Peter一下,人鱼的皮肤异常光滑,带着海洋的清凉,看着Peter有些害羞的模样,Collins突然凑上前亲了Peter的嘴唇一下,“是因为这个我才活下来的,是吗?”


 


Peter甚至没有和Collins道一句再见,就翻身扎进了水里。


 


汽笛声更近了,Collins看见了那艘船的模样,是一艘英国军舰,这下方便多了。希望报纸上还没有登出王子驾驶的私人飞机失联的消息。


 


Peter在水里一直看着Collins的身影消失在海面上才离开。


 


他装作只是在外面玩了一下午的样子,神色如常地与家人吃了晚餐,然后便往海面上去完成他的成人礼。他没有回到之前那片海域,而是按照记忆里那艘船离开的方向,朝着靠近海岸的浅水游去。


 


不说再见就离开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Peter想,哪怕Collins没经过允许就吻了他,虽然自己也这么做了,不过那时候Collins根本没办法回答。


 


Peter游的很快,而且也很顺利地在港口找到了那艘船,他记得它从底下看起来的样子。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夜晚的天空和白天大不一样了,皎洁的月光照在海面上,这颗巨大的珍珠虽然很亮,但是似乎不怎么光滑。


 


Peter坐在沙滩上,把鱼尾浸在海里——他离不开水,因此也不能上岸去找Collins,夜风吹的Peter手臂上的皮肤有些发干,他回到水中泡着,突然明白过来:Collins或许早已下了船,到从海上望不见的内陆去了。Peter的胸口闷闷的,大约是海面上的空气太压抑了。


 


沙滩另一头有声音,Peter悄悄地躲在礁石后面,当月光照亮了那个身影,Peter兴奋地喊出来人的名字:“Collins!”


 


“Peter?”Collins跑到他身边蹲下来,毫不在意海水打湿了他的裤腿,“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们默默无言地凝视了彼此好一会儿,Collins轻轻地捧上Peter的脸颊,Peter沉醉在Collins的眼神里,颤抖着闭上眼睛。


 


他们分开时都有些气喘。


 


“你用你的舌头碰了我的?”Peter问道。


 


“我想是的?”Collins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你想在水里说话?”Peter猜测。


 


“什么?”


 


“下午的时候,我用嘴唇碰了你的眼睛,你才能在水里睁眼而不感到疼痛,碰了你的口鼻,你才能在水下呼吸……”Peter解释道,“但我没有碰你的舌头,所以你不能说话,不过我知道你在说下午好……”


 


“不,不,Peter,”Collins打断了他,“我不是为了能在水里说话才吻你,我就只是想吻你……我爱你,Peter。”


 


这下Peter完全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Collins。


 


“虽然我下午才刚刚认识你,但我知道就是你,你……”


 


Collins的声音被打断了,他抬头往天空看去,那是一架直升机,一架来接他的直升机。


 


“你要离开了,是吗?”Peter轻声问,“那也是飞机吗?好像和你的不太一样……”


 


“抱歉Peter,我的父母,他们并不怎么好说话……”Collins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得走……”


 


这次Peter用吻阻止了Collins接下来的话:“不要和我告别Collins,这样我们就还会再见面的,下午我也没有同你道别……”


 


带着海水咸味的液体从Peter的眼眶滑落,它们在Collins的掌心变成了珍珠。


 


“这是……”传说在自己眼前变成现实对Collins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震撼。


 


岸上远处传来别人的声音:“殿下?Collins殿下?”


 


“别哭,别哭亲爱的,”Collins抹去Peter的眼泪,“你哭的让我心碎。”


 


Peter又何尝不是呢?哥哥说的果然没错,爱上一个人类,果然就要承担心痛的泪水。


 


“带走它们吧,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他明天天一亮就会变成泡沫,那时Collins会在哪里呢?


 


“不用了,我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Collins将珍珠拢进Peter的手里。


 


寻找Collins的人离他们越来越近了,Collins最后吻了Peter的额头一次,转身离开了。


 


Peter望着人类离去的方向,一直等到日出。


 


他开始怀疑哥哥是乱编的故事了,除了手臂上有些起皮以外,自己并没有什么不适。哪里有什么见鬼的泡沫?


 


几个月后,英吉利海峡来了一只新的人鱼,他是从稍微北边一点的海域来的,他模样俊朗,拥有一条极漂亮的深蓝色鱼尾,与Peter一样是大家爱慕的对象。只是没过多久,皇宫就传来消息——小王子Peter订婚了,对象正是这只名叫Collins的人鱼。


 


“陆地上也有女巫吗?”Peter靠在未婚夫的怀里问。


 


“当然,除了女巫还有巫师。”Collins微笑着回答。


 


Peter的眼神里有些担忧:“你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换来了这条尾巴吗?你在游的时候会不会痛?”


 


“不,不会痛,这药水没副作用。不过我确实付出了一些代价,”Collins回想起把药水交给自己时Farrier的要求是一架早就没法开了的老古董——喷火战斗机,不太明白一个巫师为什么会对这些机械感兴趣,“但是问我要最珍贵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那是什么呢,你最珍贵的东西?”Peter追问。


 


Collins没有回答,反倒吻了吻Peter的眼睑:“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亲爱的,我保证。”


 


 


—END—


 


 


腰都快断了,飞机怎么还没到。



评论

热度(41)

  1. kyingMoonstone 转载了此文字